蓝盾国际官方网站

小镇里敲罗打鼓热闹非凡
时间:2017-03-29 18:18
 
 
 
“嗒,嗒,嗒。”难得的一个早觉,硬是让这恼人的敲门声给搅了。一定是婉。明明说好了的,今天我是“自由人”,可她咋又早早地来堵被窝子?门开了,进来的却是手持拖把的旅店老板娘。
“日头都晒腚了,还不起床,真是个懒牤子。”说着,她拉开窗帘。这老板娘比我大不了多少,长的挺俏皮,人称“孙二娘”,是个自来熟。
“是婉得罪你了?不能。一定是让那个老怪物给撵出来的吧!”这孙二娘手里忙着活计,嘴也不肯闲着。看来她啥都知道,简直一“情报处长”。
说实在的,这一个来礼拜,我没睡过一宿好觉。你想,就我这没笼头、没缰绳的“散逛”,在婉那喜怒无常、阴阳怪气的姑妈屋檐下,处处陪着小心、时时看人家的脸色行事,能有多大的耐性?再呆下去还不得疯!特别是昨天,那老太太煞有介事地要讲那幅画的事,可话到嘴边却又戛然止住,分明是碍着我这外人的面不好张口。你说,我能不赶紧找辙走人?
这工夫,孙二娘突然住手了,也闭嘴了,愣怔地杵在了那儿。原来她发现了墙角画夹上的那幅《净》。但见她远近上下地好一番打量后,行家似地点点头:“像,真像,就跟真人一般。小老弟真不简单,不愧是艺术家。”
昨天,我翻过西山,信步来到山坡上一处绿荫掩映的宅院前,才知道这就是小镇著名的“一山一水一庵堂”中的南泉庵。这南泉庵规模不大,只有一般的四合院大小,但山门门楣上那“南泉庵”三个草字,却非同寻常,竟是人称“醉林”的著名书法家松林的墨迹。但不知这老先生会与这不见经传的庵堂有着怎样的瓜葛。
庵内洁净如洗,空气中弥漫着的特有的香火味中夹带有淡淡的油漆味,庵堂显然于近期修葺过。只是不见一个香客,整个庭院显得格外静谧,静谧得让人感到心里发慌。两侧的厢房,门窗紧闭,似乎锁着什么秘密。正面的大殿宽敞明亮,供奉着观世音菩萨。蒲团上,庵里唯一的一位老尼正面静如止水,身挺似砥柱地阂目打坐。看那架势,就是发生八级地震都不会让她睁开眼睛的,简直就是座雕塑。打开画夹,那“雕像”很快就上了我的画面。我把它命名为《净》。
“能跟我讲讲她的事吗?”直觉告诉我,在这老尼的身上一定有着什么故事。我近乎乞求地对孙二娘说。
于是,孙二娘就跟我讲起了这个“小镇人都知道的故事。”
 
那年,小镇里敲罗打鼓热闹非凡——人们兴高采烈地欢迎从省城来的知识青年到这来安家落户。领头的伟,是个高大帅气的阳光大男孩。他人缘好,特谦虚,没多久就和镇里人混熟了,因为擅长歌舞,他还当上了镇上毛泽东思想宣传队队长。宣传队的台柱子秀,各方面也相当出众,算是小镇里的明星。人们很快就发现秀家的那条厉害的老黄狗一见伟就摇头摆尾,没有一点脾气,自然也就知道了他和她走到了一起。然而,就在淳朴的小镇人为这对金童玉女啧啧称羡和表示祝福时,令人扼腕的一场灾难却无情地降临到了他们的头上!
秀病了。胃里像塞了一团草,什么也吃不下,还时不时地沁油般地呕上几口,浑身无力,打不起精神来。看她日见憔悴的样子,伟十分着急。因正置海狗子(一种浅海鱼)到大洋河口附近的浅海处排卵的时节,伟决定出趟海捕些来给秀增加营养。他找到了好友“鱼鹰子”——小镇里有名的鱼把势。见过大风浪的鱼鹰子一开始却直摇头——当时正“大割资本主义尾巴”,私自动船捕鱼是要挨批的,弄不好还得到公社去“办班”。但最后鱼鹰子还是被伟对秀的真挚情感所打动,一咬牙答应了。于是,在一个星月无光的夜晚,伟和他的一位亲兄弟般的好友、同学,在鱼鹰子的带领下,每人一条船,悄悄地从大洋河口出了海。不料,午夜时分海面起了风浪,鱼鹰子赶紧招呼他俩迅速返航。结果,天亮前鱼鹰子和伟的同学相继回到了小镇,而伟却不见了踪影。出了这等事,想瞒也瞒不住了,小镇里所有的船只全都下了大洋河。结果,几天下来,人们只是在一处海滩找到了伟的那只倒扣着的船。
从此,秀每天就不吃不喝地站在山脚下的大洋河边,目不转睛地遥望着前面水天一色的河口,她无论如何也不相信她的伟就真地回不来了!秀的肚子一天天的大起来,乡亲们劝、爹妈拽,她还是风雨不顾,石像般地伫立在那里。后来,她生下个女孩,就抱着孩子仍然从早到晚站在那眺望着。孩子饿得哇哇直哭,她根本没有奶水喂给她,无奈,她爹妈背着她把孩子送了人。再后来,南泉庵的师太不知用的什么方法,把她领进了南泉庵。就这样,几十个年头过去了,伴着晨种暮鼓,香火青灯,青丝变白发,秀成了今日的云空师太……
多么凄美而动人的故事!有这等痴情的女子时时地想念着,想那九泉之下的伟也真是够幸福、够知足的了!
“那鱼鹰子还健在吗?”这时,我不知咋就忽然想到这老尼也许会与婉有着什么关系,我应该见见这他。
   “在倒是还在。不过他早就得了老年痴呆症,连自家门都摸不准、吃饭都得由别人去喂,废人一个了……”
 
 
 
上一篇:蓝盾国际官方网的哲理
下一篇:小镇人都不知道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