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盾国际官方网站

山羊过独木桥
时间:2017-03-29 18:24
 
 二宝
                                  木白
    二宝是我孩提时代的伙伴,傻乎乎的脸蛋,憨厚的很。一到冬天二宝就流鼻涕,他就用棉袄袖子抹。时间一长袖头就睁明瓦亮了,村里的孩子嫌他埋汰没人爱和他玩。于是,我就成了他的主人。玩啥他都得必须听我的,玩打仗,他就是我的战马,背着我满树林里跑。玩警察,他就是小偷,绑着他押回村。其实,我和二宝是一个家族的,排起辈来我还得管他叫叔呢。但我从来没叫过。
    又是一年的开春季节,村后面的小树林里传来叽叽喳喳的声音。这是鸟的歌唱,有高声的有低声。南腔北调,就像没有指挥的大合唱。我和二宝的心早就飞到这片小树林离去了,清一色的杨树齐刷刷长出了手盖大的嫩叶子,这叶子嫩得绿里透黄,黄里透绿。老远望去就像村长的儿子书包里头那盒蜡笔好看极了。二宝昨天逮了一晚间虫子,我把打鸟的夹子别在裤腰上,一挥手二宝乖乖跟着出发了。那年我七岁,二宝八岁。
   四十多年过去了,我和二宝也整整四十年没见面了。但二宝影子始终在我脑海里出现,他是我小时候最好的伙伴,最忠诚的伙伴。我怎能忘掉他呢。工作中遇见老乡,我提起二宝,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有说二宝挺好的都当爷爷了。也有人说二宝得病了,快不行了。我的心很不是滋味儿。我要看看他,我果然去了。见到二宝时,他已经躺在炕上起不来了。他满头白发,满脸的皱纹就像八十岁老头。我眼泪刷的一下就下来了,上前抓住二宝的手问,叔你还认识我吗?这是我第一次管他叫叔,他很激动想坐起来,我忙把他扶住,叔,叔,。。。。。今天我要多喊几声叔,把二宝,不,把我叔小时候心里的创伤全部弥补回来。我叔听到喊声,用他无力臂膀把楼在怀里,我感到的却是紧紧的。
 
 
 
 
 
 
 
 
 
山羊过独木桥
                                                         
一切游戏都是有规则的,山羊过独木桥游戏也不例外。游戏设计者早已设计出了胜与输的陷阱,只有打败竞争对手才方能顺利到达终点取胜。如果心慈手软或是采取中庸之道你好我也好,相互拥抱让开对方也能到达彼岸,但别忘了还有时间速度的限制,你能保证先一步抢在对手前到达吗?规则就是规则,不要把游戏想象出那么美好,违背规则的游戏没有任何意义。
 
从山羊过独木桥游戏,我联想出现实的社会,当今的世界,人与人,行业与行业,国家与国家,充满了山羊过独木桥的游戏。其实,利益的游戏我们每天都在玩。美国一超独霸,想过哪座独木桥就过哪座独木桥,不论是哪座独木桥是绝对不允许别人过的。即使是同盟者的小老弟走到桥中心妨碍了他的脚步也照样会给你一脚踢下河去。那么,对于自多多情成为夫妻关系者,我说也不能抱有任何幻想。别忘了一句俗语,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况且你还是一厢情愿的偏房,况且你的夫还是霸道的一匹狼。切记,狼总是要吃羊的,即使打破世俗羊爱上狼,狼过了发情期也要吃掉你的,因为狼的本性难改就是吃羊的。这就是狼与羊的游戏规则,无法改变的规则。美国是一只西方霸权的狼,不可能让羊与狼互补安全顺利同时通过独木桥的。所以说,正在壮大的羊你也玩不过受伤的狼,救狼就是救羊的说法是再低级不过的错误了。
 
要求800字,还差257字,写不下去了……..时间也到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 我看见,你写着我的文字